cmp冠军体育_cmp冠军体育网址_cmp冠军官网

   
 
 
 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推介 > 企业文化
视力保护:
锄头
来源:热控工程处 作者:睢利芳 日期:2020-04-21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  在我踉踉跄跄学步时,就记得爷爷肩上那把锄头。长长的木柄,磨的闪亮的锄头,走起路来在他肩上上下摇晃。那时,每当爷爷环抱锄头,蹲下抽烟时,我总喜欢跑过去在锄头长长的柄上摸一摸,爷爷也总是一边扭着身子躲开,一边说,“你可不能摸这,你是要拿笔杆子的。”
  而他所谓的拿笔杆子,就是认识好多字,也能写出好多字来。
  爷爷视他的锄头为“宝物”,每天都要擦上好几遍。尤其是夏天,他喜欢坐在院子里的枣树下,一边擦抹他的锄头,一边给我讲田里的事儿。
  说是田里的事,其实就是一些庄稼人种田日常的锁事。他说,人呐,就得勤快,看王大爷家的谷苗都快长到膝盖了,隔壁懒狗子家的才冒出土来;李二蛋家那片土豆都快开花呀,懒狗子家的(土豆)种子还在窑里呢……
  渐渐地,每当爷爷说起谁谁家的庄稼种的好时,我就抢着说,隔壁懒狗子家的就不行。然后他就用手指轻轻敲敲我的脑袋,笑着说,就你机灵。
  日子久了,懒狗子的故事成了我和爷爷枣树下不可缺少的话题,而他那句“庄稼人不把庄稼当回事,那还能干成什么事呢!”却成了我成长中最深刻地记忆。
  7岁那年,我的个子一下子长到锄柄一样高,擦锄头也不再是爷爷专享的权利。他开始教我擦,他说锄头是庄稼人的宝,擦也得有个擦法。他说先用粗布擦,粗布能擦掉粘在上面的泥土,再用软布擦,这样既能擦掉上面的土尘,又不磨损锄头。
  “是擦锄头累呀,还是写字儿累呀。”
  “都不累。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  逐渐地,我长成了八九岁的大孩儿,拣种子、拾谷穗儿都不在话下。爷爷也特别乐意带上我下田,尤其是春耕季节,只要我不上学,他就用他的二八自行车载着我到田里去。我坐在前面的梁上,锄头“坐”在后座上。一路上,他哼着叫不出名的曲儿。遇到熟人,就摁几下自行车上的铃铛,表示打招呼。
  “又带孙女下田了。”
  “嗯,小孩儿吗,总不能老呆在家里,得多到田里走走。”
  此刻的他,脸上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,还有掩饰不住的开心。
  爷爷蹬脚踏板的节奏不紧不慢,可以让我很清晰地感受路边田里春耕的情景。
  印象最深的要数那头黑白花牛,他在一个身穿蓝布衫的男子的驱赶下,一边用力拉着身后的犁耙,一边发出“哞哞”的叫声。男子也配合着花牛,不时的呦呦叫几声。犁耙在牛拉人扶下摇摇晃晃往前走,发出清脆的咯噔咯噔的声音。“哞哞”、“呦呦”、“咯噔咯噔”,此起彼伏,间断不停,成了田野间最悦耳的声音。
  最可爱的要数那个剪着蘑菇头的小男孩,他的双眼清澈的像一汪泉水。他紧紧跟在父亲身后,将一颗颗豆子播种在父亲刚刚刨出的一个个土坑里,跟在身后的母亲腆着孕像明显的肚子,用脚给播好的豆子盖上土。他们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,最多的是相视而笑。
  原来,农田里不仅有庄稼,还有爱和希望……
  到了地里,爷爷把自行车靠在地垄上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备下的蚕豆、饼干等几样小吃,一边往我手里塞,一边安顿我“别跑远了”,然后就扛起锄头走进地里。说是带我下田,其实每次都是他在田里干活儿,我在地垄边挖个小土坑,捉一捉蚂蚁。
  而他,走在若大的土地里,像一个检察官一样察看着土里的种子。他一会儿用手翻翻土,一会儿又用锄头轻轻拨拉几下,而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小心。他更像是这片庄稼的家长,不停地打量着眼前这些孩子,看看有没有挑食的、偷懒的。他还时不时直起身看看我,确定我没有离开地垄时,顺手擦掉锄头上的泥土,又低头拔弄起他的土来。
  清晨的阳光犹如一张大网,从一望无际的地平线慢慢铺张开来,不一会儿就笼罩了整个大地。爷爷站在地的中央,在他举锄刨地的那一刻,他的脸、眉,乃至整个身体都显得模糊起来,唯独他的锄头,迎光闪亮,耀眼夺目。
  就这样,我听着爷爷原创的曲调,吹着乡村里最干净的风,在乡村的田野里穿梭了十多年。到县城读中学的头一天,爷爷送我到车站,可能是风沙迷了眼,也可能是人老的缘故,他两眼禽满眼花,说了几句好好读书的话后就转身离开了。
 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才突然发现,不知何时他的锄头已经成了他的拐杖。
  多年以后,我终于成了爷爷口中那个能拿笔杆子的娃,而爷爷再不似从前那个能把锄头举的高高的老头。他掉光了牙,嘴显得瘪瘪的。头发雪白,像极了传说中的圣诞老人。就连那双手也失去了往日的神力,拿双筷子都在抖。
  但他仍时不时地拿出那把锄头,仍喜欢坐在院子里的枣树下,用僵硬颤抖的手来回抚摸。尤其是春耕时节,他怀抱锄头,在枣树下一坐就是大半天。
  2009年的春天,大地复苏,田地间又开始繁忙起来,就连那头黑白花牛也颤颤巍巍耕起田来。可爷爷没有来,他不在田里,不在院子里的枣树下,而是随着年前的一场大雪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。
  时至清明,昨夜又梦到了爷爷。夕阳的余晖洒满院子的各个角落,映的他脸面通红发亮。他靠在枣树下,一边哼着曲调,一边擦着锄头,那动作和当年一模一样,迅速、麻利、坚韧、刚强……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Baidu
sogou
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